《摩天輪下的氣泡》


香港的摩天輪下,與女孩想像的有點不一樣。

那天,有個居港的外國人跟她說:「起初我想啊,突然在中環海旁加個摩天輪,會不會很難看。倫敦有一座,新加坡又有,現在輪到香港。幸好,現在看上去,還挺順眼。」

其實,她本來也這樣認為。在興建摩天輪那段時間,她很常在黃昏或晚上走過延伸到海旁的天橋,斷斷續續的見證摩天輪由沒有到有的過程──由四份一,到三份一、一半,到一整個圓。

她,跟許多在這裡長大的人一樣,對這個城市見怪不怪。城市曾經是自由的,隨天命生長;後來孕育了愈來愈多的人們,人們用創意、努力回饋;人與城市為彼此注入生命力,在一個平衡點上,享受著互相供養的靈魂。

平衡點,只要有任何一方不安份,就會失去。這個城市,現在倒像給綁手綁腳的格列佛。身上插滿密密麻麻的針;今天給扯走一撮頭髮,明天被修削輪廓,後天讓人拉直腰間線條。別跟我說無可奈何,我也是為你好啊。於是,如何面目全非、體無完膚,他也不用,也不能哼半句了。

帶著期待不大的心情,一個晚上,女孩第一次踏進摩天輪下的範圍。或者是因為重塑的集體回憶荔園開在一旁,摩天輪下竟有種大市集溫馨的喧鬧。

心中不免俗唱了一句「天荒地老流連在摩天輪」。

她走去瞄了一瞄摩天輪的收費牌,牌上標著成人一百大元、學生七十,牌子旁有一組組人們在排隊。另一方有妥當的啡色小吃車,售賣著咖啡與窩夫。

從四方八面走過的路人,忙著找最佳位置拍照;也有幾個更有要求的市民,擺好腳架與相機,對準這座新地標。

走前一點,有數攤專業拍攝,沒標價錢,除了攝影,還有道具提供,花束呀、鐵甲奇俠面具呀。從示範的照片上,看到遊人在本來已經夢幻的摩天輪前,再裝模作樣,樂此不疲。女孩好奇,到底這樣的照片,會不會更好看?

又有好幾組攜結他帶鼓的年輕人,散散落落駐在不同角落,用不盡完美的歌聲,驕傲地炫耀著為夢想的無比勇氣。

最吵鬧的一角,有一群男男女女,圍著滿地蠟燭團團轉。捧著結他的一個男生,高聲喊著:「我不懂唱歌,但妳也令我這個『毒男』站出來⋯⋯」之後一陣起哄──是求婚彩排。

一切在如夢的紫藍光下進行。

女孩想,摩天輪,象徵的是什麼?或許有些事情總聯繫到甜甜的快樂,就像嬰兒的笑、發現熱牛奶冷掉後上面的薄膜、爸媽展開雙手迎接學行小孩的擁抱,還有情人印在額頭上的吻。人們花錢,坐上摩天輪上,高高低低間,得到的又是甚麼?

那幾天,可能因為香港下了好多日大雨,天特別清。女孩抬頭望,那個紫藍色大輪緩緩的轉,旁邊是每晚合演名聞遐邇的香江夜景的幢幢大樓,他們彷彿換上會發光的晚裝,展示著各自的魅力,為這個城市披上華麗夜色。

她心中清楚,成就著這一切的背後有數不盡的零,也知道光害的可惡。只是,在這一刻,她忽爾看到,摩天輪下,孕育著一個個夢的氣泡。這個城市的人快窒息了,所有的喘息空間,都難能可貴。大的事做不了主,只好從小處偷取歡愉。

女孩踏上歸途,好奇摩天輪下,竟還未有人唱到「失落之處仍然會笑著哭」,反而聽到演唱者唱「誰人又相信一世一生這膚淺對白」; 她不為意,繼續走遠。

坐上小輪,女孩哼唱著剛才那首已甚少聽的「K歌」,「誰人又相信一世一生這膚淺對白」,再唱兩句⋯⋯

她明白了,是歌者有心,還是聽者有意,也罷。

文章同載於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429577733911858/photos/a.431227557080209.1073741828.429577733911858/431225323747099/?type=1&fref=nf&pnref=story

https://tsangsmvien.wordpress.com/2015/08/05/%E3%80%8A%E6%91%A9%E5%A4%A9%E8%BC%AA%E4%B8%8B%E7%9A%84%E6%B0%A3%E6%B3%A1%E3%80%8B/


Featured Posts
Posts Are Coming Soon
Stay tuned...
Recent Posts
Search By Tags
No tags yet.
Follow Vien
  • Instagram App Icon